盘台全宁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小小说:最后一颗子弹

历史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最后一颗子弹

白金科

汶河岸边有一个村子叫孟各庄,村里有个财主叫孟善财,此人狡诈阴险,生就一副蛇蝎心肠,一贯横行乡里,人送外号“孟蝎子”。他有一个儿子叫孟凡庆,从小就受他的耳熏目染,学了一肚子坏水,整天价在村子里游荡,专干欺男霸女的勾当,被老百姓称做“二蝎子”。父子俩狼狈为奸,坏事做尽,大伙无不对这“孟氏二蝎”恨之入骨。

一九四二年,日本兵侵占了双沟镇,“二蝎子”孟凡庆一头拱进了日本人的怀抱,凭借着一肚子坏水,很快就在双沟镇上做了便衣队队长。孟蝎子也沾了儿子的光,弄了个保长干着。父子俩沆瀣一气,争相为日本人卖命,与我抗日军民为敌。

孟蝎子做了保长之后,他的儿子花重金从日本人那里给他弄了只王八盒子,还有两只三八大盖,这一来孟蝎子更抖起来了,整天挎着王八盒子,带着两个身背三八大盖的保丁在村子里耀武扬威地巡查,做些敲诈勒索、刺探军情的勾当。

腊月初十晚上,孟蝎子正在火炉边跟两个保丁喝酒,眼看年关将近,他们正在商量着怎样搜刮那些“穷鬼”,正在这时,一个外号叫“秃驴”的人急火火地闯了进来,气喘吁吁地向他报告:“大爷,‘陈记油坊’进去生人了!”

“陈记油坊”坐落在村子西头,生意一直很红火,孟蝎子很是眼热,一直想将其据为己有,只是苦于找不到借口,于是便派“秃驴”日夜盯着,寻找一些把柄,现在听“秃驴”说油坊里进去了生人,孟蝎子大喜,心里说甭管是不是八路,先抓起来送到日本人那里再说,就算不是八路,也能敲“陈记油坊”一笔!他捋着山羊胡子,奸笑了几声,从怀里掏出几张票子扔给“秃驴”:“你马上赶到双沟镇上去找我儿,就说村里有八路,叫他赶紧带人来捉拿!”

打发“秃驴”走了,孟蝎子便带着两个保丁悄悄摸到“陈记油坊”前面,找个墙角旮旯猫了下来,死死地盯着“陈记油坊。”

这一回还真叫孟蝎子撞对了,“陈记油坊”是我党的一个秘密联络站,这天晚上进去的人就是县委的地下交通员老陈,是来送一份重要文件的。

孟蝎子躲在暗处,心里痒痒得就像猫抓一样,一方面他盼着能抓个八路到皇军那里邀功请赏,这样一想他恨不得立刻就冲进油坊去抓人,另一方面又怕对手真是八路,他虽然没见过八路,可他听说过八路的厉害,所以他不敢贸然行动,只等二蝎子领人来,再一齐动手。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油坊的大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大步流星地向村南走去。

这个人就是老陈。

此时皓月当空,老陈的一举一动都被孟蝎子看得清清楚楚,他赶紧领了两个保丁悄悄在后面尾随着。

老陈一出村,就发现被人跟上了,于是便快步跑了起来,孟蝎子一看抬手就是一枪,一边打一边喊:“给我追!”

老陈边跑边开枪还击,孟蝎子领着两个保丁在后面穷追不舍,一直追出二里多地,正在这时候一个保丁中弹毙命,另一个保丁看势不妙,调转头去一溜烟地跑了。

孟蝎子吓得一哆嗦,本能地也想往回跑,但他突然发现前面的人好像没子弹了,于是他的胆子又大了起来,还有一点就是这条路是通往双沟镇的,从孟各庄到双沟镇只有八里地,孟蝎子估摸着他的儿子也快来了,只要他的儿子领人一来,来个前后夹击,那前面的人就是插翅也难逃了。这样一想孟蝎子来了精神,一边打一边追了上去,一直追着老陈上了村南的乱石岗子。

在岗子顶上的路边有一株很大的古松,不知已有多少年岁了,这棵古松的树干有两搂多粗,浓密的树冠宛如华盖一般遮天蔽日,此时虽然皓月当天,但树荫底下却是黑漆漆的,孟蝎子心里清楚,一旦让前面的人钻进树荫底下,就失去了追击的目标,更要紧的是翻过岗子去不远就有一片很大的树林,人一旦进了树林,就甭打谱找到了。

此时孟蝎子也不敢贸然开枪了,他也只有一颗子弹了。这时候前面的老陈突然摔了一跤,孟蝎子一阵狂喜,加快脚步追了上去,等到老陈从地上爬起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三十米了,眼瞅着老陈就要钻进树荫里去了,孟蝎子举起王八盒子瞄了瞄就扣动了扳机。

但枪却没响,孟蝎子连扣三下扳机枪依然没有动静,孟蝎子急得直跺脚,心里恨恨地骂道:他妈的,关键时候这最后一颗子弹竟然是臭弹!

正在这时,天空中突然聚起一块墨黑的云彩,把个月亮严严实实地遮了起来,天地间即刻变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约莫过了一袋烟的工夫,那云彩才慢慢散去,月亮重新露了出来。

孟蝎子定睛去看,前面的人早已没了踪影,气得他把一腔怨气都发泄在王八盒子身上,他发狠地骂一声:“我叫你不响!”恶狠狠地一扣扳机,谁知这一次竟然“啪”地一声响了,随着这一声枪响就听岗子顶上传来一声惊叫:“不好了——孟队长中弹了!”

孟蝎子一听吓得魂都飞了,他连滚带爬地跑到岗子顶上,只见二蝎子已经倒在地上,有人擦亮火柴去看,二蝎子的眉心上有一个洞,已经气绝身亡了……

一九四九年,交通员老陈被派到双沟镇做了区长。谈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老陈说那天晚上他刚要下岗子南坡,却发现坡下面有十几个人已经快爬上来了,此时月光明亮,照着光秃秃的山岭,根本就没有藏身之处,正在他着急的时候,突然天地间变得漆黑一片,他就趁了这短暂的黑暗原路返回,摸索着找到那棵古松爬了上去,在树冠里藏了起来,后来云开月明,他看见前坡的那些人爬上了岗子顶,为首的那人刚一露头,就听一声枪响,那人应声倒了下去……

“声明:本人自9月30日在《今日头条》开始发文,止10月23日已发布张财主的宝贝,小镇艳事,还魂奇事,胆小鬼练胆,装大方,三次机会,都是狗惹得,半痴人,张得丰买鳖,接地气,温柔的谋杀,欠个人情,打工,坐监狱,夏干部,那年的女人,倔人赵老觉,男人 女人 夜,牛二饼奇人奇事,我和我的兄弟,诡异车祸,解个手真难,西方人都吃这个,青花瓷,老枪。

以上作品均为本人原创,如各位朋友赏脸阅读,在《今日头条》搜索框输入题目搜索即可。谢过各位!”

盘台全宁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