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台全宁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锤子前 CTO 钱晨:浩荡手机史中的角落人

科技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锤子前 CTO 钱晨:浩荡手机史中的角落人

1

1998 年钱晨入职摩托罗拉时,这家发明了移动电话的科技巨头,刚刚失去了在手机市场上的霸主地位。据 Gatner Dataquest 统计,这一年诺基亚凭借 81.5% 的增长率、22.9% 的市占率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品牌。此后,它的手机市场霸主的地位,一直持续了 13 年。

这 13 年,是摩托罗拉逐步走向衰落的 13 年,恰巧也是钱晨呆在摩托罗拉的 13 年。

刚加入摩托罗拉的钱晨,头顶着中科院水下声学博士的光环。他从 8 级员工普通工程师干起,每天工作 14 个小时。手机行业对他来说是新鲜的,加班对他来说也不是被迫,而是学习的机会。四年时间,他以每年一级的速度升职,2002 年钱晨升到 12 级员工,职位为高级工程经理。

在这个岗位上,他一呆就是 9 年。做工程师,他学习工程和设计;做工程产品经历,他学习产品的开发和设计。之后他管理 ODM,学习如何将好的设计和产品质量标准传达给供应商,实现产品的商业化目的。摩托罗拉被称为「中国手机行业的黄埔军校」,钱晨无疑就是这家军校中的优秀将领之一。

然而,个人的成长和发展,终究会受到大环境的制约和影响。

如果说诺基亚是在 2011 年前后,在智能手机的浪潮之下突然崩塌,那么摩托罗拉则是在这个浪潮到来之前,便已经逐渐衰落至谷底。1998 年失去霸主地位之后的摩托罗拉,在之后的十几年间成绩不甚理想,市占率持续走低。而 2006 年前后依靠一代神机 V3 所创造的销量逆袭,如今看来也不过是回光返照。十几年间,摩托罗拉变成了一家顶着名牌光环、大而不倒的老牌厂商。

锤子前 CTO 钱晨:浩荡手机史中的角落人

钱晨在摩托罗拉的 13 年里,锻炼出了眼光、志向和做好硬件产品的能力,但是他缺失的,是在业务蒸蒸日上、氛围活力立足的环境下,带来的对企业、行业和产品的认同感。一家老气横秋的传统品牌,在朝气蓬勃的移动设备领域所产生的反差,最终变成了钱晨发自心底的失落和无趣。

2011 年,摩托罗拉卖身谷歌前夕,钱晨离职,告别摩托罗拉的同时,也告别了手机行业。

值得遗憾的是,钱晨转身离去的背后,是整个手机行业的风气云涌。2011 年注定是手机行业里程碑式的一年。一年前,乔布斯发布自己生前的最后一款产品 iPhone 4,席卷了整个手机市场。大洋彼岸,无数被乔布斯征服的创业者奋不顾身地加入到智能手机的浪潮之中。2011 年 8 月 16 日,号称「雷布斯」的雷军学着乔布斯登上牛仔裤套上黑 T 恤,发布了第一款小米手机。

变革大幕就此拉开,而此时在芯片厂商 Marvell 担任硬件总监的钱晨,本可以在风暴中心大显身手,可是面对雷军递给他的船票,他选择了转身走开。

或许钱晨并不在乎这样一个机会,可是他不会想到的是,几年之后他终究会回到这个赛场,且成为了一时的焦点人物。只可惜,是用一种尴尬的方式。

2

雷军递给钱晨船票的时候,态度是十分真诚的。不过,这两人之间截然不同的出身导致的思维形态的差异,是即使三个月时间、十八顾茅庐和 180 次的车轮战也仍旧不可调和。

雷军出身草莽,凭借勤奋二字打出了自己的一片江山。一个纯粹的互联网创业者,信奉的是未来,是梦想,是创业的激情,是拼抢争夺必要时候赌一把的勇气和魄力。这也是为何,马老师在带领阿里巴巴上市敲钟的时候说出的那一句「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能够有如此的说服力并引发认同感。

但是,家境殷实把玩着古玩长大读了博士进过国企又在外企呆了十三年的钱晨,信奉的自然不是雷军的这一套。雷军的创业激情可以打动林斌,却打动不了钱晨。雷军的股票钱晨不要,钱晨要的钱雷军不给;雷军觉得钱晨没有创业的激情,钱晨到最后也并不因为失去这么一个机会而后悔。无他,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锤子前 CTO 钱晨:浩荡手机史中的角落人

小米创始团队,钱晨本可能身在其中

于是乎,雷军找来了钱晨的同事周光平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传奇,而钱晨却从此淡出了手机圈,一手玩儿着古董一手做着芯片。

就在钱晨离开摩托罗拉的那段时间,罗永浩出现在了小米总部,与雷军坐而论道。这两个人都是乔布斯的信徒,希望能够如偶像一般「站在人文和科技的十字路口」,只可惜双方不欢而散,老罗看不上雷军的技术宅,雷军看不上老罗的文艺腔,最后老罗下了一个决定,单干。

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来形容老罗和钱晨的关系自然不够妥帖,但却反映了一定的事实——两个与雷军意识不同想法不同的人最终走在了一起,并且在智能手机行业闹出了一番风雨。

3

2012 年 5 月 15 日,锤子科技正式成立。在之后的六年里,罗永浩会带着这家公司走向深渊,继而向死而生,直到如今前途未卜。只不过,在这一切开始之前,他还需要一个人,一个真正能够帮助他将产品理念变成实体的人。毕竟一直靠嘴吃饭的罗永浩,无论把工匠精神的海报拍得多大多震撼,都不能让他拥有做产品的「手艺」。

这个手艺,钱晨有。对于老罗来说,在见过了无数的三流工程师之后,钱晨对于行业的理解以及资历,是他最好选择。然而,要劝服这位在外企身居高管且对手机行业已经了无兴趣的人加入锤子这样一家创业公司,难度着实不小。

7 月,在搜狐大厦的楼下的咖啡厅里,钱晨正在等待与老罗的第一次会面。没过多久,罗永浩出现了,衣着随意的他没给钱晨留下好印象——在钱晨眼里,初次见面的罗永浩不过是个不修边幅的胖子,穿着绒裤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丝毫没有什么待客之道。

锤子前 CTO 钱晨:浩荡手机史中的角落人

钱晨企业宣传视频截图

而在老罗眼里,这位本该严谨认真的工程师也没有工程师该有的样子。天津出生的钱晨继承了当地人的优良传统,满嘴京津腔调逮着老罗就大聊文物古玩,让老罗略微有些失望。双方带着彼此都不靠谱的印象,草草结束了第一次见面。

不过,对于钱晨的能力,老罗是了解且认可的。因此在接下来的六个月时间里,老罗频繁地向钱晨调教手机相关的问题,并在多次被拒绝的情况下继续发出邀约。2013 年 3 月,锤子 Rom 上线,凭借新颖的设计语言和交互,老罗第一次收获了钱晨的认可。

之后,钱晨开始频繁和老罗接触,翻看他的微博,参加他的演讲会,对锤子科技的了解也越发深入。后来,钱晨对于老罗的评价的关键词是,「用心」。老罗对待产品的态度,最终动摇了钱晨,决定加入锤子科技。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钱晨的团队在老东家 Marvell 被当作了公司的备胎,一时施展不了拳脚,也是他愿意离开,加入锤子的重要原因。

2013 年 7 月,钱晨正式加入锤子科技,成为第 42 号员工。加入锤子科技之后,他建议将锤子科技从中关村搬到了位于望京的摩托罗拉大厦,并且从摩托罗拉搬来了众多此前的同事,为锤子科技组建了第一批制作硬件的团队。

十个月后,在钱晨的帮助下,锤子科技终于拿出了第一款手机产品——毁誉参半的 T1。这款产品凝聚着老罗的坚持和钱晨的努力,却也为两人的合作,埋下了一层隐患。

锤子前 CTO 钱晨:浩荡手机史中的角落人

钱晨与罗永浩

4

锤子 T1 面世的 2014 年,手机行业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诺基亚卖身微软,并宣布不再制造手机产品;二是钱晨曾拒绝的小米在这一年超越三星,以 12.4% 的市占率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登顶。位列小米三星之后的,分别是联想、华为、酷派和 OPPO。

这意味着整个手机行业已经拉开新的局面,而在中国市场,雷军创造的互联网打法彻底搅乱了市场格局,中华酷联以及 OV 这些传统大厂必须作出改变才能生存。

同时,雷军的这一套打法也降低了行业门槛,无数企业都要化身「风口上的猪」试图复制小米的风光。当老罗和钱晨将 T1 放入市场中经受考验之时,整个市场已经变得极为残酷——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统计,2014 年国内一共有 445 家手机企业,而这一数字在一年之后锐减至 309 家,有 136 家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消亡。

在残酷的竞争中,T1 没能杀出重围。其三明治导致的笨重机身和耐摔度、实体按键、拆卸后壳装 Sim 卡等反常的设计,受到了整个行业的质疑。而产能不足、定价偏高,则让它进一步陷入泥潭。到 2014 年底,T1 销量仅有 12.2 万部。

逆境容易放大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在 T1 研发至发售的过程中,钱晨和老罗有过多次争执。关于 T1 的三明治结构,钱晨反对,最终在老罗坚持之下妥协;T1 发布后老罗被王自如教育说「千万别任性」,一气之下展开了网络辩论严重伤害了锤子的企业形象,钱晨不支持同样也没拦住。

锤子前 CTO 钱晨:浩荡手机史中的角落人

罗质翔视频截图,来源见水印

从后来双方面对媒体时的采访来看,老罗是记仇的,他可以轻易记起自己和钱晨的每一次争执,而钱晨尽管「佛系」,却也被迫在硬件部门的办公室装了一套单独的门禁——他的团队的工作,不允许老罗随时过来指手画脚。

锤子 T1 的最终销量为 25.5 万台。这是一个失败的数字,却只不过是失败的开始——根据锤子科技公布的数据统计,一年半之后登场的 T2 销量只有 8 万台。

在 T2 发布之后半年后的某一天,钱晨突然发现,原华为荣耀的吴德周出现在了锤子科技的办公室——如此高级别的人事任命,老罗本事应该会和他商谈的,可这一次没有。吴德周逐渐交接了他的工作,终于,2015 年 7 月,钱晨从锤子科技退休。

这一年,小米、华为、苹果以及 OV 成为中国手机市场的前五位,这一稳定的局面一直维持到三年之后的今天。而归属与 Other 品牌的市场份额,却从 2015 年的 40.3% 跌落至 2017 年的 24.3%,未来,这可怜的份额还会被继续压缩。

而钱晨作为国内手机行业备受瞩目的技术大拿,却始终没有站在这个行业的中心过。他见证了中国手机市场的兴衰,却始终以边缘人的姿态,看着这一切的变化。机会一直都在,他不要也好,被抛弃也罢,这位手机行业少有的「工匠」,却最终以尴尬的方式黯然离场。

5

钱晨作为 CTO,是手机行业的幕后功臣,本不会收到太多关注的目光。令他突然陷入舆论中心的原因是,在他离职之后,某问答网站上,一位自称是锤子员工的匿名用户称,钱晨的离职是因为当中与罗永浩发生争执,而罗永浩将一瓶水扔到了他的身上,网称「尿裤子事件」。

这件事情后来被当事人所否认。有媒体称,老罗和钱晨是和平分手,在钱晨离职当天下午,老罗在还在公司附近请钱晨吃了一顿饭。

可是纵观钱晨的职业生涯,在锤子的这段经历,实在称不上光荣。

1998 年到 2015 年,17 年间,是中国乃至世界手机行业天翻地覆的 17 年。摩托罗拉崛起,而后诺基亚称霸,进而苹果变革,最后中国手机厂商称霸世界,钱晨是为数不多的,既见证了这个时代,又始终游离在边缘地带的人。

离开锤子之后,钱晨彻底退出手机行业,如今他已经 56 岁,这位手机行业的老炮,大概率是不会再出现在这个行业中。而历经 17 年的手机行业,也如当年的 PC 一样,几乎算是大局已定。

可钱晨注定不属于这个时代。从国企到摩托罗拉,从 Marvell 到锤子科技,钱晨的步伐从来没有踏出过北京——这与这个行业里的先锋们截然不同。你看这些对着手机行业拼尽全力抢夺的人,哪个不是足迹遍布全世界?优雅而从容的钱博士,游走在边缘地带,或许是他最舒服的地方。

手机行业中心地带的争斗太过激烈,而即使是从边缘人如钱晨的身上,也能够看到这个行业在这个时代下所诞生的精彩瞬间。

在他的左手边,是衰落的摩托罗拉和前途未卜的锤子科技;在他的右手边,是曾经失之交臂的小米科技——这家公司如今赴港上市,不知道钱晨博士在如今这个年龄,回想过去,会不会思考,如果当初接了雷军的船票,他又回被这艘大船带去何方?

盘台全宁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